时光静静地流淌,驻足回眸,季节轮回辗转,悄然间春节又即将来临了。

那天,我正忙着,忽然手机响起,话筒里传来优雅甜美的声音:何老师,我从广东回来了,有空就去看你。

她是一名中学英语教师,却对古典诗词有着独特的爱好,在茫茫网海中,我们无意中邂逅。

读着她那赞美江永的诗文,就知道她是家乡人。

随着文字的往来,我们彼此间由远而近,后来知道她的真名,才发现《千家峒》每期都有她的诗文发表,于是对她多了几分敬重。

读她的诗,如春风扑面清新自然,飞扬的意趣焕发出青春的光彩。

她作诗不做作,不钓誉,不落古典的俗套,写的都是发自内心的感受。

那韵律就象溪水从山中缓缓流出,洋溢着大山里才有的幽草古树的芬芳。

有时,邂逅真是世上最美好的事情,这与风月无关,与爱情无关。

她的网名叫“北风吹”,在东莞一所中学教书,每年寒暑假回江永一次。

每次回来,她都要来我家看望我,并且带上许多水果。

而粗心的我,总是与她直聊诗词创作的事,常常忘了倒茶筛水,更不要说留她吃一顿饭了。

我老伴和女儿知道后,不断埋怨我不懂世故人情。

今年春节,得知她依然要回江永,于是就早早地在心里敲起了警钟,无论如何,这次一定要请她夫妇吃一顿饭,表示一下东道主的盛情。

要过年了,按照家乡的习俗,女人们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忙前忙后了。

炸果子、燻腊肉、打糍粑、酿香肠、买年货,给小孩们置新衣、选玩具、准备新票子发压岁钱等等,我老伴也忙得不亦乐乎。

看着老伴辛苦地操劳,我不免有些怜惜。

于是暗自思忖,这次请客就到酒店去。

一来避免小家伙们吵闹打扰,二来可以请几位要好的诗友谈地说天,三呢可以减少老伴的压力,让她有个喘息的机会。

我找到同在编辑部的诗友德雄先生,说明本意,得雄非常支持,并自告奋勇联系酒店。

过了两天,他来电话说,已经挑选了一个酒店,店名叫“一壶老酒”,我非常高兴,一壶老酒,几个诗人,开怀畅饮,笑语连天,那气氛一定非常热烈。都说,友谊是幸福的源泉,它象纯净的甘露,时时滋润我们的心田。

在当今功利化的社会中,友谊更显弥足珍贵,它象山泉喷涌,让人浅吟低唱,它象香茗扑鼻。

让人静静回味。

它亦如夏花般根植在我们心中的美好,不经意间常常在我们的脑海中回放。

我庆幸在日趋淡漠的凡尘中,遇到可以真诚与共的朋友,这些真心的朋友与我的生活紧密相连,与我的快乐息息相关,让我的生活变得无比温馨与甜蜜。

虽然韶华已去,青春不再,那些青涩的日子与我们渐行渐远,但友谊却象迢迢春水,让我们时时快乐和感动。

“一壶老酒”,其实是个小酒店。

那天,我早早地来到这里,要了一个包间,便静静地坐在那里等候朋友的到来。

这是一个清幽雅静的小屋,隐约中还透露出小资情调。

回旋萦绕的音乐,如寒冬中暖暖的阳光,慢慢渗透进我的思绪,感觉这样的时光几近奢华,似乎很久没有这样的轻松惬意了。

的确,于我而言,除了工作和生活的忙碌,更多的是要照料瘫在病床上的母亲,两年了,透支的身心显得有些疲惫。

前段时间,母亲远去,我又无奈地被痛楚和失落俘虏。

其实,内心一直渴望,能在细碎的光阴里,跳出红尘,过一段淡定的日子,不要太多的期待,不要太多的执着,悠然间做几件自己想做的事,与文朋诗友一起写一点释放心情的文字,或许人生价值就在其中罢!

沉思间,朋友们陆续到来了,于是亲切问候,于是谈笑风生,于是杯觥交错。

共同的爱好把大家聚在了一起,无拘无束的交谈温馨了小屋,热闹了时光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见闻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悟,汇聚起来就是春色满园。

调侃天下奇闻,戏说风流韵事,品味人生百态,交谈读书心得,随便捡起一个话题,就有说不完的意味。

有人引经据典,有人幽默风趣,有人正话反说,有人含蓄隐晦,不同的个性,不同的风格,不同的韵味,编织出友谊的花环。

这里没有官场上的溜须拍马,没有商战中的勾心斗角,没有市侩们的刻薄尖酸,有的是高雅的品味,愉悦的欣赏,深度的理解,知己的情感。

@知识教育杂货店

一杯美酒,一曲清歌,如同茶味,如同花香,全然忘记了生活的琐碎和烦恼,忘记生活的无奈和脆弱,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平凡。

人人春风满面,感觉就象沉浸在花雨中的陶然,跌落在音乐大厅的迷醉。

这里虽然没有“葡萄美酒夜光杯”的华美,却有了“天子呼来不上船”的快意。

这时我才真切的感受到,人类最高的享受是心灵的享受,人间最珍贵的感情是真诚的友谊。

一壶老酒暖人心,一壶老酒传友谊,我很享受“一壶老酒”带给我们的美好心情。

出得门来,似乎天更高了,地更阔了,路更宽了,人更美了。

感谢时光的赐予,祝福友谊的长存。

 

一杯清茶,芳香淡爽,余味不尽;

一壶老酒,浓郁香醇,久久回味。

 

作者 admin